双击滚动屏幕
广告① xntk.net无法访问,请使用xntk.org域名访问    

抢救大明朝 1908 第1908章 朕知道四川有多大!

  成都皇城,承运殿。

  气氛压抑到了极点,所有的大臣,包括帐前军总参议高弘图,翰林学士侯恂,司礼监秉笔太监高起潜在内,全都满脸惊讶,一言不发。因为他们仨也没想到朱由检会突然提出清查四川省土地的要求!

  四川是个大省,而且还素称天府,耕地面积是不可能少的。根据后世的测量,四川盆地底部(不包括周围的山地)面积就有16万平方公里,而四川盆地的核心成都平原则有1.88平方公里。那么大的一个盆地,在册的田亩总算只有1348万亩,搁在明初还能往蒙古大屠杀上推——蒙古人把四川杀成了白地,而四川全境沦陷到红巾军大起义之间只有六十多年,人口来不及恢复,所以没有开辟多少耕地,也是正常的。可是在明朝统治四川二百多年后,还只有1348万亩就是四川人集体欺君啊!这怎么可能?

  更可恨的是朱由检上辈子还真信了,直到流寇入川后清查出五六千万亩土地,这才让崇祯有一种受到侮辱的感觉。这帮四川人也太黑了,你有六千万亩隐个一千万亩,上报五千万亩也就罢了,怎么能只报一千三百多万呢?这逃税逃的也太开心了吧?

  其实黑成这样对四川人自己也没好处。如果他们按照五千万亩的标准交税,一年怎么都能有四百万的税,这就比原本的税额多了三百万。

  一年三百万的粮饷能养10万大兵啊!

  这笔钱粮如果给了秦良玉、孙传庭、卢象升他们仨,多练10万白杆军、秦军、天雄军这样的部队,流寇还能打进四川?还能把四川人都变成农奴压迫?

  所以朱由检这辈子在整完北直隶八府后,第二个要整顿的就是四川!

  你们四川人不是说只有1348万亩吗?

  好!

  现在就查一查!

  在场的四川省的官员当然都知道四川隐田多了,他们虽然不是什么好官,但也没糊涂到辖区内大约有多少土地都不知道的地步。

  可是四川隐田问题也不是一两年了,那是一百多年的弊政,已经到了“祖传弊政”的地步,哪儿能说改就改了?

  “秦一鹏!”朱由检这时唤了新上任的四川左布政使的名字。

  “万岁爷,臣在!”秦一鹏是硬着头皮站出来的,他是陕西人,当然知道家乡这几年苦成啥样了!

  种地这门营生就是靠天吃饭,陕西那边连着几年干旱,今年虽然有所缓解,但总体上还是非常困难的。而且连续干旱之后很容易出现洪水,到时候更要民不聊生了。

  不能聊生的民要么是造反,要么就得去别处谋生了。身为陕西省的官僚地主阶级,秦一鹏当然不希望自己老家的饥民反成一片,所以他是希望陕西饥民有多远走多远的......

  而四川看来是个好去处!由于奢安二贼的祸害,四川许多地方的人口的确减少了许多,也有了许多荒废的土地,如果再算上人口损失同样严重的贵州,吸纳个一二百万陕西饥民是没有问题的。

  但是四川吸纳陕西饥民不等于能把四川的土地分给陕西人啊!

  “你是左布政,”朱由检道,“又是陕西人。你说吧,四川这边大约有多少荒地?能再容下20万户陕西饥民吗?”

  这其实是朱由检在“要”土地,一户饥民按照五口之家算,分个20亩“荒地”就足够了(这些土地当然是要交租子的),那么总共就是400万亩。不到四川盆地实际耕地面积的十分之一。

  只要四川地主阶级能拿出这个数目的“荒地”,朱由检就暂时不问四川到底有多少土地了。

  毕竟这四川还不是北直隶,朱由检的控制能力没那么强。

  而且他现在已经拿到了蜀王的王庄,如果再能拿下400万亩“荒地”分给陕西饥民。将来这两部分的土地,大约就能上交至少300万两(石)的租子给朱由检——“荒地”当然没有成都平原的水田那么肥,一亩能到手两斗半的租就不错了。再加上原本的108万田税,一年也能有400余万,南直隶也才六百多万啊!

  “万岁爷,”秦一鹏摇摇头,“四川在册的田亩数额只有一千三百多万亩,恐怕拿不出可以安置20万户陕人的土地啊!”

  “张论,你说呢?”朱由检又把皮球踢给了四川巡抚。

  张论是河南光州人,虽然河南去年也旱得厉害,但是今年的情况已经有所改善。而且光州位于淮河流域,淮河这几十年水患越来越严重,雨水少一点反而有利。

  另外,陕西农民起义的危险已经被朱由检化解了大半,这让身为河南官僚地主阶级的张论比较放心。

  “万岁爷,四川虽然号称天府,但是山地多,平地少......”

  “张鹤鸣,你说呢?”

  “陛下,”张鹤鸣道,“臣老矣,如果云贵川大局已定,也该告老还乡了。”

  朱由检看了看张鹤鸣,的确老了!他是嘉靖三十年生人,今年都81岁了,的确该回家养老了。

  “朕准你告老,”朱由检顿了顿,“不过你也得和朕说实话,朕能在四川查出四五千万亩田土吗?”

  “什么?四五千万亩......”张鹤鸣非常惊讶的看着朱由检。

  朱由检道:“朕知道四川有多少大!老先生,你既然要隐退了,那就最后和朕说一句实话吧,朕保你容休之后,平安喜乐。”

  张鹤鸣苦苦一笑:“万岁爷,臣老矣,垂暮之人有何喜乐?不过臣自万历十八年高中进士以来,为官四十余载,又位极人臣,实受大恩,自当知无不言。这四川多隐田是官场皆知之事,但是要查出来,的确不大容易。除非陛下坐镇四川一两年,亲自督查此事,或者在将来派太子来查。

  否则四川山高路远,朝廷鞭长莫及,流官又不愿意得罪乡贤,为士林所恨,还不是能拖就拖啊。这孟子不都说了:为政不难,不得罪于巨室!咱大明的许多地方,明着看是朝廷的官在管,实际上还是巨室的天下!当官的不过带着三五随从,能拿这些巨室怎么样?”

  老头子的确说了大实话!

  大明朝就是和士大夫共天下的!

  而这种“共天下”,其实也是无奈之选。

  因为皇权真的不可能完全下乡!在北直隶八府,朱由检的皇权看着很厉害,但是在四川这里就不行。

  当然,朱由检现在人在四川,当然能办成一点事情。可他不能在四川当刘备啊!

  而他一走,靠那些带着几个从人上任的文官,怎么可能查得清楚?

  就算当官的肯查,下面的胥吏呢?他们都是巨室豪门的走狗,会帮着当官的去查?

  如果想让当官的有控制胥吏和地方放的能力,就必须授予重权——比如授予地方官相当大的兵权和人事权,让他们开府建衙,自辟僚属,掌握大军。

  但是让这样的地方大员掌握四川,朱由检能放心吗?

  朱由检点点头,叹道:“看来昔日太祖高皇帝以塞君镇四方,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太祖高皇帝不信任武将,不放心文官,也只有依靠儿子们去监察地方了。”

  这是很现实的问题!

  皇权能够有效控制的地方是有限的,通常情况下,越是远离权力中心,皇权的效力就越差。

  而皇权的控制力越差,皇帝就越不能给地方督抚下放很大的权限,让他们成为一个可以有效控制地方的权力中心,否则就容易出现割据和内战。

  这就是个两难之局啊!

  不过这难不倒朱由检,因为他手里还有王牌!u



推荐此书     [快捷键:←]     上一页      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     [快捷键:→]      加入书签

抢救大明朝 567中文 www.567zw.com © 2020





1C